◈ 許時伊尚延璟第1章  

許時伊尚延璟第2章  

許時伊死了。
死在滿是硝煙的戰場上,死於楚國與羌國的最後一戰。
遠處傳來將士們撕心裂肺的呼喊:「將軍,許將軍,我們勝了……」楚國大捷,黎明將現。
許時伊躺在死人堆里,心臟被利箭洞穿,鼻尖儘是血腥氣瀰漫。
她傾盡全力保全了許家的世代忠魂之名。
閉上眼的最後一刻,她看着落下來的雪花,腦海里驟然閃過尚延璟的臉。
你自由了,尚延璟。
一滴清淚划過頰邊,許時伊的世界陷入無邊黑暗。
她以為自己會去陰曹地府,但再次清醒,許時伊卻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永安王府。
她站在王府熟悉的迴廊下,看着院中梨花樹下身着雪白錦袍的男子,不敢置信。
那樣英俊鋒利的眉眼,那樣熟悉的冷淡神情。
震驚之下,她訥訥喚了一聲:「尚延璟……」但無人回應。
這時,尚延璟的貼身侍衛盧風步履匆匆地從外面走來,卻對許時伊視而不見。
許時伊伸手一攔,盧風卻徑直穿過她的掌心走過去。
她怔愣着抬起自己的手。
這算什麼?陰魂不散嗎?盧風臉上帶着止不住的笑意:「王爺,邊疆傳來捷報,許家軍連勝,只待最後一戰奪回雲鷲城就可班師回朝!」聞言,許時伊倏然回神。
最後一戰已經結束,雲鷲城到楚國都城就算快馬加鞭不眠不休也得半月才能抵達。
看來,尚延璟還不知道她已經死了。
許時伊看着那張幾乎刻進她骨血的冷峻臉龐,心中滿是苦澀酸楚,嘴邊卻泛出自嘲笑意。
「尚延璟,你若知曉我死了,一定會很開心。」
畢竟,是因為她的存在,尚延璟才娶不了秦子依。
三年前,她的哥哥,楚國戰神許靖用赫赫戰功和一雙殘廢的腿向皇上求來了她和尚延璟的婚約。
皇上賜婚,就算貴為王爺亦無法拒絕,為此,尚延璟恨透了她。
想到哥哥許靖,許時伊便急匆匆往院外走去。
只是剛走出院落,一道白光閃過,許時伊竟再次回到尚延璟身邊!不死心的嘗試多次後,許時伊終於發現,她沒辦法離開尚延璟身邊三丈之內。
站在尚延璟三步之外,許時伊苦笑出聲:「尚延璟,活着你逃不過我,死了也是如此,也算委屈你了……」那邊,盧風又道:「王妃上鎮國寺為許家軍祈福已經三月未歸,王爺您真不去接她么?」許時伊聞言一怔。
三月前楚羌兩國再次開戰,楚國節節敗退,唯有與羌國世代作戰的許家軍能克敵。
許靖不良於行,許時伊代兄出征卻因永安王妃的身份不便大張旗鼓,便假稱去鎮國寺祈福。
故此除了皇上和兄長,無人知她已隨軍出征,包括她的丈夫尚延璟。
此刻,她清晰地看到尚延璟眼中寒意凌然:「她要是誠心祈福,不若一世長伴青燈佛前,少來我面前礙眼。」
許時伊黑白分明的眼中先是出現一絲茫然,隨即漾起一個悲涼的笑:「你放心,再也不會礙眼了。」
盧風低頭掩去對王妃的憐憫,輕聲回道:「按照您的吩咐,東西已經準備好了,請您過目。」
尚延璟一甩衣袍往外走去。
許時伊跟在他身後,推開院門那一刻,她完全愣在原地。
只見各種各種珍稀的珠寶奇珍隨眼可見地擺了滿地,陣仗驚人!而尚延璟的話更是如雷般劈在她心上:「本王明日就親自去秦家下聘,我要以正妃之禮,迎娶子依!」許時伊心頭疼痛難忍。
尚延璟,你就這般迫不及待嗎?她看着查看聘禮的男人,驀地想起當初尚延璟迎娶自己時,甚至都沒有到許家迎親……許時伊唇邊溢出一個苦澀又嘲諷的笑。
翌日,盛京城內最繁華的朱雀街。
尚延璟領了人馬浩浩湯湯前往秦家下聘,走到半路卻被一眉眼英氣的女子攔住。
——正是許時伊的手帕交兵部尚書家的千金夏英。
夏英面容冰冷,聲音十分憤怒:「尚延璟,你不能這樣對阿伊?」尚延璟冷眼睨她,不耐道:「許時伊讓你來的?身在佛門凈地還一心二用關注着我,本王真是好生榮幸。」
夏英沉默一會,反駁道:「時伊一心祈福閉門不見我,還不知曉此事。」
「不知曉?」尚延璟冷笑,「許時伊這麼會演,不入梨園戲台真是可惜。」
夏英霎時白了臉:「你怎麼可將阿伊和伶人作比?」身後,一抹無人可見的幽魂嘆息一聲。
她只怕自己在尚延璟心裏甚至比不上伶人。
夏英仍不甘心好友遭受這樣的屈辱,咬唇道:「許家為我朝鞠躬盡瘁,世代忠魂,你這樣對阿伊……」話未說完,尚延璟冷冷打斷:「可笑,真正的忠魂應該刻在碑上,許時伊要拿許家在我面前做大旗,就等她的名字也刻在碑上再說吧!」許時伊望着尚延璟冷漠而譏誚的神情,巨大的不可言說的悲哀縈繞全身。
夏英亦不可置信的看向尚延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