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時伊尚延璟》 第2章

《尚延璟許時伊》 第6章

帶着聘禮的車隊一路從她身邊駛過。跟在賀蒼身後的盧風憂心忡忡道:「王爺,真要鬧到如此地步?」賀蒼不知在想些什麼,沉默許久,他寒聲道:「你將聘禮送去,我去趟鎮國寺。」…《許時伊尚延璟》第2章免費試讀褚思菱心頭疼痛難忍。賀蒼,你就這般迫不及待嗎?她看着查看聘禮的男人,驀地想起當初賀蒼迎娶自己時,甚至都沒有到夏家迎親……褚思菱唇邊溢出一個苦澀又嘲諷的笑。翌日,盛京城內最繁華的朱雀街。賀蒼領了人馬浩浩湯湯前往秦家下聘,走到半路卻被一眉眼英氣的女子攔住。——正是褚思菱的手帕交兵部尚書家的千金夏英。夏英面容冰冷,聲音十分憤怒:「賀蒼,你不能這樣對阿煙?」賀蒼冷眼睨她,不耐道:「褚思菱讓你來的?身在佛門凈地還一心二用關注着我,本王真是好生榮幸。」夏英沉默一會,反駁道:「沉煙一心祈福閉門不見我,還不知曉此事。」「不知曉?」賀蒼冷笑,「褚思菱這麼會演,不入梨園戲台真是可惜。」夏英霎時白了臉:「你怎麼可將阿煙和伶人作比?」身後,一抹無人可見的幽魂嘆息一聲。她只怕自己在賀蒼心裏甚至比不上伶人。夏英仍不甘心好友遭受這樣的屈辱,咬唇道:「夏家為我朝鞠躬盡瘁,世代忠魂,你這樣對阿煙……」話未說完,賀蒼冷冷打斷:「可笑,真正的忠魂應該刻在碑上,褚思菱要拿夏家在我面前做大旗,就等她的名字也刻在碑上再說吧!」褚思菱望着賀蒼冷漠而譏誚的神情,巨大的不可言說的悲哀縈繞全身。夏英亦不可置信的看向賀蒼。賀蒼不想再理會夏英,一拉韁繩欲走。夏英咬牙擋在馬前:「不行!你若今日敢去秦家下聘,我便到皇上面前告上一狀,看你待如何?!」夏英父親亦是朝中重臣,又是家中掌上明珠一般的存在,自是有幾分氣性。一旁看着的褚思菱心中一暖,低喃道:「英英。」賀蒼眼眸黑沉地盯着夏英,卻是勾唇笑了。「你只管去。」話落,他倏地一揚馬鞭抽在馬身上!駿馬一揚馬蹄就朝前衝去,竟是毫不顧忌夏英,就要從她身上撞過去!「英英!」褚思菱頓時亡魂大冒。千鈞一髮之際,夏英被侍衛扯到一旁。帶着聘禮的車隊一路從她身邊駛過。跟在賀蒼身後的盧風憂心忡忡道:「王爺,真要鬧到如此地步?」賀蒼不知在想些什麼,沉默許久,他寒聲道:「你將聘禮送去,我去趟鎮國寺。」盧風驚喜出聲:「王爺,您要去迎王妃……」賀蒼蹙眉打斷他:「本王去拜佛散散晦氣,大好的日子,我不想再聽見有關褚思菱的任何事!」鎮國寺。賀蒼抬步邁入大殿。而褚思菱卻站在殿門口,陽光穿透她的身體,沒在地上留下任何影子。她聽着陣陣莊嚴梵音,靜靜看着端坐蓮台的佛像,神情茫然。佛祖,人死後不該一了百了么?為何讓我這一縷孤魂留在這世上?待上完香,賀蒼不知為何卻沒有離開。本在一旁閉眼打坐的住持,緩緩睜眼問道:「王爺,可是在等什麼人?」褚思菱也回神看過去,心口莫名揪緊。賀蒼愣了片刻,嘴角勾起一抹譏諷弧度。笑話!他沉聲道:「請住持轉告褚思菱,十五日後記得準時來參加我的婚禮!」那一絲悸動瞬間消散,褚思菱只覺渾身越發寒冷起來。賀蒼說完話便要走,但轉身的瞬間,眼眸卻猛然定住!只見門口,褚思菱竟穿着戎裝站在那裡?